<strike id="jt1xh"><video id="jt1xh"></video></strike>
<strike id="jt1xh"><i id="jt1xh"><del id="jt1xh"></del></i></strike><strike id="jt1xh"><dl id="jt1xh"><ruby id="jt1xh"></ruby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jt1xh"></span>
<strike id="jt1xh"></strike>
<span id="jt1xh"><dl id="jt1xh"><strike id="jt1xh"></strike></dl></span>
<span id="jt1xh"></span>
<strike id="jt1xh"></strike>
<strike id="jt1xh"></strike>

海城的“晉”味兒 ——尋訪鞍山最早“闖關東據點”山西會館

“先蓋廟,后唱戲,錢莊當鋪開滿地;請鏢局,插黃旗,大個元寶拉回去。”這是在海城流傳甚廣的一首民謠,指的是每逢農歷五月十三“關公磨刀日”,海城關帝廟都會舉辦廟會,設壇祭拜關公,借紀念他的忠勇仁義來弘揚中華民族美德,并祈求國泰民安、風調雨順。

據《海城縣志》記載,“關岳廟又稱武廟,本為關帝廟,在城西門外大街路北,正殿三楹,后殿五楹,大門三楹,鐘樓、鼓樓各一。路南樂樓一座。清康熙二十一年(1682)知縣鄭繡建,后屢經晉商捐資修建后,作為山西會館。”

山西會館位于海城市內西關街水源委,三學寺西側,厝石山公園東側,距離海城河僅80米,是目前鞍山地區保存最為完整的會館,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。山西會館的山門,是一座造型華美的建筑。墻中央分別有“忠”“義”大字楷書,山門中間高掛匾額“山西會館”,山門前有兩尊石獅,東為鐘樓,西為鼓樓,整個建筑雕梁畫棟。海城市博物館館長徐揚告訴我們,山西會館建筑群由山門、鐘鼓樓、前殿、后殿、東西配房及戲樓組成,集懸山式、歇山式、硬山式建筑風格于一體。

記者尋訪山西會館時,正值山西會館修繕工程期間,涉及到東西配殿、后殿修繕及庭院地面排水改造。雖然會館內堆放著各類修繕磚瓦,但是仍然難掩建筑本身的莊重大氣。整體建筑搭配起伏開闔,疏密相間,錯落有致,整體院落渾然一體。其間的木雕、磚雕、石雕都十分考究。在主殿內可以明顯看出,當時會館由關帝廟改建的痕跡。當時的會館,日常除了按時舉行祭拜關帝的儀式外,其重大集會議事都在主殿舉行,其他事務則在附屬建筑進行。

資料顯示,山西會館前身為關帝廟,后經山西商人投資維修后,改為山西會館。雖然掛著山西會館的門楣,但院內事實上還有一座關帝廟。因為關羽是山西人,以義行天下,最受鄉人崇敬,成為山西商人之精神偶像。山西商人認為關公具有中華民族“信義昭著”“言必忠信”的傳統美德,是誠信、重義的化身。故而以“忠義”來團結同仁,凝聚同鄉,山西會館供奉“義薄云天,精忠貫日”的“武圣”關公也由此而來?!掇o?!方忉?,“會館,是同籍貫或同行業的人在京城及各大城市所設立的機構,建有會所,供同鄉、同行集會、寄寓之用”。據考證,中國最早的會館可上溯到明朝永樂年間。最初的會館,主要為客居異地鄉人的聚會場所。

那么,山西人緣何將會館建到了海城呢?這還要從海城的地理位置和經濟發展說起。

清入關初期,東北地區飽受戰亂,經濟發展滯后,大量土地閑置。順治十年,清政府頒布《遼東招民開墾令》,規定“招至百者,文授知縣、武受守備。”因此大量山東、山西、直隸居民來海城定居。

而海城舊時是商埠,自古以來就是東北地區的商業重鎮,為絲綢、陶瓷的集散地。根據《海城文化志》記載,清咸豐年間,清政府對東北地區正式開放,海城牛莊也開辟為港口,成為內地與東北水陸聯系的重要碼頭,再加上海城周邊物產豐富,交通便利,人煙日益稠密。素有經商傳統的山西商人,麇集于此,成為當地的重要經濟力量。

海城歷史上曾存在過山東會館、山西會館、直隸會館,清代中晚期牛莊鎮還有“冀袞青揚”會館,騰鰲鎮有“三省會館”,現存的山西會館可以說是“三百年前的闖關東據點”。

據《牛莊鎮志》記載,清同治年間,海城牛莊鎮的商鋪多達200余家,而隨著商業往來活動的規模擴大,發展勢頭迅猛。山西人在東北地區開展活動,需要相互聯絡,保護利益;山西人融入當地社會,長期發展,需要對外開放往來,山西會館就應運而生,成為當地山西人的議事之所。

山西商人重視群體的力量,用會館作為集結地使行會中的每一個成員都團結在一起,他們用會館的維系和精神上崇奉關圣的方式,增強相互間的了解,通過講義氣、講相與、講幫靠,協調商號間的關系,消除人際間的不和,這在當時也起到了整合社會的作用。如果說會館的肇始,是代表著同鄉的利益和權勢的話,那么山西會館的建立,則是聯絡鄉誼、聚會議事、溝通信息、維護同鄉同行利益、公議現行、祭祀神靈、聚歲演戲及各種慶典的處所。

山西會館在此時,已經不僅僅是一個歇腳的地方,而代表著一種約束,一種法律。這里既是山西商人結社、集會、議事和娛樂活動的場所,更是一個大型貨物中轉站,大家都要在此議事,安排全年的商務事務,農歷五月十三為山西籍商人集會、議事之日,并唱戲慶賀。

戲樓則是山西會館中最為精美的部分。每至喜慶節日,山西會館必演戲酬神,戲樓中間庭院可容納千余觀眾看戲,站在中院,面向戲臺,仿佛置身當年,樓上樓下商賈云集,高朋滿座,在絲弦鑼鼓聲中,臺上臺下互動叫好,貨郎穿梭其間,晉劇、秦腔、豫劇、昆劇輪番上演……

據《海城縣志》記載,高蹺又名秧歌,清咸豐年間受外來藝術形式的影響變秧歌為高蹺。海城喇叭戲也是由山西民間小戲逐漸演變成柳腔喇叭戲,后結合山西梆子戲、河北梆子戲等藝術而形成的海城獨特的文化藝術。海城皮影戲也是在這一時期融合了唐山皮影、陜西秦腔、山西晉劇而形成的遼南風味皮影。

此外,一些山西傳統技藝也與海城地域文化相融合,例如山西特產琉璃瓦,山西人侯振舉將傳統的琉璃燒造工藝與海城陶瓷的傳統技藝相結合,創建了海城皇瓦窯,是清代我國東北地區唯一為“一宮三陵”(沈陽故宮、昭陵、福陵及撫順永陵)提供琉璃構件的官窯。在今天的山西會館內還矗立著一塊海城析木侯氏家族的碑刻。

而山西的汾酒制作技術更是隨著山西商人一起傳入海城,在清中期,牛莊、騰鰲等地陸續開始制作高粱、大豆、稻米為原料的燒鍋酒,誕生了郅隆泉燒鍋(今牛莊大曲)、發長鳳燒鍋(今騰鰲老窖)等釀酒作坊。

流傳在當地的民謠生動地反映了山西商人在東北的生活,會館不僅是山西商人聚會議事、處理事務的中心,也成為當時在東北地區傳播中原文化的重要場所。

如今,歷經三百多年風雨的山西會館依舊矗立,作為歷史的見證者,它講述了幾個世紀以來海城民間遷移的歷史,講述了跨地區融合的故事,并以其獨特的歷史沉淀和建筑藝術吸引著世人的目光,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觀瞻者。

全媒體記者 王尤

責任編輯:筱權

鞍山市新聞傳媒中心 客服電話:0412-2224402 Email:qhw0412@163.com 網絡舉報電話:0412-2224402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21120180005.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遼B2-20150311. 網站備案號:遼B2-20150311-1

鞍山新聞網 版權所有:CopyRight @ 2002-2019 www.djz80.cn. 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。